亚博取款财务审核快

?
职工文苑
当前位置:首页>职工文苑>我家的“人世间”故事—儿时的割麦子时光

我家的“人世间”故事—儿时的割麦子时光

发布日期:2022-07-05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作者:王延辉   阅读:462
分享到:

工地周边麦田的麦子熟了,阳光下金灿灿地连成片。站在地头眺望,眼前是一幅迷人的仲夏丰收图,收割机在有序地爬格子,农用三轮车满载麦袋子,从林荫大道穿越而过,收完麦子的地里传来手扶拖拉机的轰鸣,直接把地翻好耙平,时不时有穿着时尚衣衫的大人小孩从身边经过,脸上写满了幸福……微风拂过尚未收割的麦田,形成连绵麦浪,送来温热的风,裹挟着我的思绪飘向远方,飘到小时候在老家割麦子的快乐时光,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难以忘记的场景,连片的打谷。⒐揭谎穆蠼斩,还有在地头争抢吃黑麦头时那一张张黑嘴笑脸。

我老家在山区,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们还住在一条三四十米深百米宽的山沟里,住窑洞,各家紧挨着,没有院墙,出了屋门就是村里的土路。邻里之间非常亲密,谁家里做什么好吃的,全村人都能闻到,活泼的小孩子提着碗就去啦。

那时候还没有村村通,一条穿岭过沟的土路和镇上连通,那六米宽的土路是沿途村庄共用的,在路上听到人说话要走好久才能相互看到,驾驶着架子车赶路比开拖挂车跑厂矿路还费神。大路仅通到村口,村里有两条主路,一条在窑洞前,一条在打谷场里侧,其余都是田间地头的羊肠小路。

主路已记不清有多宽,只走人和过架子车的话,还是可以的。每家每户都会在窑洞顶平整一片地,紧贴窑洞顶,内侧紧挨主路,套上牛拉着石磙碾压几遍,在上边铺一层加了麦秸的泥巴,再用石磙碾压密实,就是打谷场啦。

收庄稼时作为打谷。胀旰笕魃纤挂谎,可防止雨水对窑洞的渗漏。打谷场中间低四周高,可聚四季宝,在上面给庄稼脱粒时不会向外逸散。大家会在打谷场边地势高的地方设置岔路口,和里侧的主路相连,地势低的地方设置排水沟,和路边排水沟相连,既保证了出入,又防止积水。

收庄稼时每家都会在地势低的地方放上一个大水缸和瓢盆,注满水,以便有火情时应急使用。打谷场边地势低的地方向自家窑洞方向斜向上伸出一根大梁,端头凿出一个孔,穿一根粗麻绳,可以上下传递吃食和运送粮食。

那时候种地收麦还是沿用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一套,家家养牛,耕地用犁和耙,种麦子用耧,点秋用锄……收麦子全靠挥舞镰刀,架子车装运,打麦场石磙脱粒,分批晾晒。

麦子熟了,相连地块的几家就会凑在一起商量,谁家的麦子先收,谁家的后收。如果靠里地块麦子熟得早,外面地块麦子还没熟,就要协商补偿,然后在外面地块边沿割出一条路,供大家通行。割下来的青麦拿回村,在火堆上烤,在簸箕里脱粒,放在村头石磨上压烂,各家小孩子拿着碗排着队等着分配,拿回家,大人们做点蒜汁拌一下,晚饭加菜就有啦。

林荫下的麦子长势不好,割麦子时候还是青的,大人们休息的时候,就会把这些分拣出来,在地头用麦秸点燃火堆,烤成黑麦头,大家一起分吃。黑麦头放在手上搓一搓,吹去麦壳直接吃,有一股淡淡的焦糊味和麦香味,每个人都吃得不亦乐乎。

割麦子前,大人把镰刀拿出来,在磨刀石上磨磨,用拇指试试锋利程度,分配给家里每一个人。天不明叫起来吃早饭,一起推着架子车下地。在地头分配任务,小孩子分三五行,半大小子分十来行,其余的大人全包。

主力还是大人,我们小孩子实际上就是来体验割麦子的,找点事情做避免到处疯玩遇到危险,最后没割完的也会由大人完成。

割完麦子,大家一起把麦捆子往架子车上抱,装至一人高后,用粗麻绳勒紧并捆绑结实。

麦子开捆,摊开在打谷场晾干,牛拉着石磙开始转圈。石磙框后面都会做一个铁鼻子,系上绳子,绑上木托板,小孩子轮流坐在托板上随着石磙子转圈,孩子多的,还要猜拳决定先后。木托板原来的作用是让碾过的麦子起棱,便于更好地碾压,后来,逐渐演变成我们儿时为数不多的乐趣。

后来,随着国家发展,我们村也开始有了手扶拖拉机,有了电,有了打麦机,村里人在岭上盖房子,逐渐搬迁至大路边,打谷场逐渐没人用了,窑洞也大多塌陷被填平。

前几年回村里,水泥路已经修到了每家每户门口,各家都盖起了二层小楼,收麦子也用上了收割机,晾麦子都在自家屋顶,既干净又便于打理。

国家在发展,科技在普及,我们村的生活水平在稳步提升,村里收麦子的方法也有了质的变化,只需在地头等着,收割机将麦子卸在塑料布上,装袋运回家,晾晒就行啦。村里的老爷爷老奶奶们脸上都笑开了花,露着没有牙齿的牙床,不住地称赞新时代好风光。(王延辉)

上一篇:
亚博取款财务审核快(中国)有限公司